图灵奖得主:中国应重视本科教育质量,而不是过于注重国际声望

发布日期:2021-11-03

11月1日在上海举行的第四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开幕式上,图灵奖得主约翰·霍普克罗夫特就中国大学本科教育质量做了演讲。

在演讲中,约翰·霍普克罗夫特指出:

中国高校过于注重国际声望,把研究经费和论文数量作为重要的衡量指标;

目前中国高质量本科生数量远远无法达到社会需求,中国政府和高校更应该关注如何提高本科生的教学质量;

中国人才数量比美国多,但美国在研究型博士学位项目方面比中国强,原因在于中国本科生教育并没有为研究型博士学位创造出足够多的高质量申请人。

中国顶尖大学的新生比斯坦福大学、伯克利大学或康奈尔大学的新生都更为优秀。

但经过大学几年的洗礼之后,你会发现康奈尔大学的学生已经超过了他们,这意味着中国的大学教育并不成功。

过去20年里,中国的父母意识到他们的孩子需要大学文凭才能找到好工作。于是,大学生数量急剧增加,大学教师也从30万增加到100万。问题是,从哪里找到这么多教员的?

有相当多的中国学生到美国高校攻读博士学位,其中很多人更愿意留在美国。

原因在于,中国的高校不能提供他们想要的环境,筹集研究经费和发表论文的压力太大,很多年轻教员不得不为资深教师工作。这不是一个教育学生或者做基础研究的良好环境。

QQ截图20211102154820.png

大学应专注教育和基础研究

美国的大学和中国的大学还有一个不同之处。美国有足够多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因此如果需要开展应用研究来实现某个具体的社会目标,公司和研究机构可以雇到人才,来进行应用研究。而大学是不参与应用研究的。

大学应该专注于教育和基础研究。例如,斯坦福大学在上世纪70年代建立了斯坦福研究所,把应用研究从学校转移到了这个独立的机构中。出于同样的目的,麻省理工学院建立了林肯实验室。

但在中国,高校仍然需要为应用研究提供帮助。许多资深教师都积极参与其中。问题是,应用研究可能干扰教育。

如果一名导师在指导学生的同时也在开公司,那么当学生面临着做基础研究还是为公司工作的选择时,导师很可能会要求他们为公司工作。这是一种不应当被允许的利益冲突。

中国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可能需要10到20年才能作出改变。当中国培养了足够多的人才时,应用研究就应该搬出大学。

专注于教育和基础研究,偶尔在某个方向上,有人做出足以创造一个全新行业的成果,从而就可以为社会提供数百万全新的工作岗位,以及数十亿的经济回报。

在美国,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资助基础研究,不是因为它们希望完成一个特定的研究项目,而是因为它们希望被资助的教师能培养出下一代的人才。教师们可以研究任何他们感兴趣的课题。事实上,这是美国做过的最好的投资之一。

本科生做研究不是好的经历

允许学生先弄清自己喜欢什么

大学里有不少的学生每天都活得光鲜亮丽,进实验室、社团、竞赛、公益、兼职、旅行、拍照,忙得团团转。然而随着专业学习的深入、就业的来临,静下心来,越来越迷茫,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喜欢什么?未来想要从事什么行业?自己的目标是什么?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如果我们允许学生在一两年的时间里弄清楚自己真正喜欢什么,这将是一个重大的进步。中国的一些大学已经开始在一些学院这么做,但还没有发展到整个大学。

在美国,学生不必上那么多的课。他们可以只选修相对较少的课程,学校也鼓励他们这样做。但是学生们出于对知识的渴望和对专业的喜欢,会主动多学一些课程。

事实上,上更多的课、经常熬夜并不意味着学生能学得更多。如果他们少选一些课程,在基础知识和领域方面做到充分复习、领会、研究和探讨,反而可以学到更多东西。而且,如果他们没有那么重的课程,就可以更好地享受大学生活,发现自己的兴趣和爱好,从而成为一个真正热爱生活的人,而不是一个学习机器。

要知道,许多行业的基础研究都需要进行深度学习的,所以,学生根据自己的求知欲和兴趣来选择专业和未来,将极大有利于基础研究。

文章整理于约翰·霍普克罗夫特演讲